导航: 湖湘名人网 >

蒙洱茶:錾字岩的叶,那么菁又那么净

湖湘名人网讯(通讯员 杨建长)3月14日上午,娄底市茶业协会走访调研组如期抵达“蒙洱茶业”。映入眼帘的錾字岩古茶树,依旧飘逸着“唐诗宋词”的风韵。桃花樱花怒放,云锦一片绯红,云霭霏霏中。这一张果老走过路过的名山大川,尽显“蒙洱”的散淡与恬适。

沉虑一时净,清风两腋生。此时此情,当我面对川坳里的錾字岩时,其“飘飘乎如遗世独立,羽化而登仙”之感扑面而来。若不是潺潺流出大山的茶溪谷“泄密”,人们还不知道古老渠江迷人缱绻的风华。四季澄澈的姑娘河从崇山峻岭山幽幽淌来,一路叮咚绕过的翘檐木屋。山坡上梨花、垂柳、野樱花,好像都从陆羽《茶经》里逶逦而至,葳蕤绽放。溪流里水草的颜色、可数的小游鱼、石块下螃蟹的每一次出动都清晰可见。峦岚高峻,花草和飞鸟蜂蝶,似乎都在讲述“蒙洱茶”的故事。

这里是湖湘典型页岩地貌与著名中峒梅山寺风景名胜区。亿万年溶蚀造就了渠江源千姿百态的奇峰异石和山泉幽洞,形成着这雪峰山中段喀斯特地貌的秀丽风韵。

浩浩泉波逝,年年茶色新。因了錾字岩的坚挺,古茶树才生长得灿若云霞,成为巍峨川坳胸前的装饰品,这是渠江源内在的温暖,更是二百里奉嘎山的一抹亮色。

漫步其间,我便不知不觉坠入了心无旁骛的梦境。这梦便由那漫山遍野的樱花渲染而成。两千多年前,一个叫陶渊明的人可能曾做过这梦。那时的茶溪谷,酣睡在圈椅一般大山的温柔怀抱里。而在其四周,正发生着秦朝改朝换代的战争。让张果老、柳洞滨、何仙姑无缘走进这如诗如画的景中茶园。奉氏族人用一代接着一代人的努力把这里打造成一个古木参天、清幽瑰丽的世外桃源,避开了战乱与纷争……携来千百年风尘,历经无数次辗转,使之绚丽绰约地展示在世人面前。

历史记忆没有远走,那条秦人小径还在两千年后的天地间延伸,或正穿越陶渊明的下团桃花源,几多悠闲而又几多空旷。李洪玉利用“其地僻而幽,其山高而秀,其石坚而硬”的资源优势,造就了“灵气旋绕,鸾翔凤舞”的蒙洱茶品牌。

正如品茗专家梁兴所言:“茶为条形画,香传杯中诗。”蒙洱茶的出品人李洪玉,在这“诗”与“画”的意境融合上也别出心裁——叶芽频蹙问山根,长叹仙人总不吟。忽见錾岩白头翁,无言相对一茶神。”以自己对“高山好茶”的理解,用心传递出了叶芽向山低吟倾诉的声音,使古树满血复活了起来。茶如诗写形,香似画达味。李洪玉用揉、捂、摊、散等手法。引“菁”据“典”,化“酚”为“氨”,赋予“蒙洱茶”人格化的情感,使茶形条索生动,成为“呦呦鹿鸣,食野之苹”的饮品。成就了“小溪甜饮衔芝中,食叶之苹树缀红。静候嘉宾芳草聚,呦呦一曲醉春梦”的蒙洱毛尖。耐人寻味、茶思精髓、淡中有贵、醒中有醉、极富清新之气。

樱花烂漫的渠江源,每座山峰都有灵性,都有它的品格和喜怒哀乐。如果说百里救崽界的性格更多的是凝重悲壮,那川坳蒙洱茶则多了几许柔情。因在这里,无论过去还是现在,都是一方净土。想到此,我不由想起一句古诗来:我见青山多妩媚,青山见我应如是。

还是娄底市农业农村局党组副书记、副局长、市茶业协会名誉会长黄建明说得好:“无论蒙洱毛尖也好,抑或十八红也罢,都是奉家茶香千里的高山云雾茶,均代表着匠心独具的李洪玉,对于茶叶、茶园、茶业的执着追求,都将有益于当今世界变得更加和谐与情意绵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