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湖湘名人网 >

渠江薄片:告诉你,唐诗曾来过这里


Qu Jiang Bso Pian: I tell you, Tang poetry has been here

  “潭邵之间有渠江,中有茶…其色如铁,芳香异常,烹之无滓也。”此乃毛文锡《茶谱》关于渠江黑茶薄片的历史记载。它成了出生于琅塘镇杨木洲大茶市边的陈建明儿时苏溪梦幻里的一串铜钱,悬挂在鸾凤山与壶峰寨之间,经历了古燧烽火、沙场狼烟、斗转星移,让屈原写就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的千古绝唱,把荒野山峦的铺绿种茶做成了产业,把坡连阡陌、攘攘墟里包在里面,才有了渠江薄片的“巴拿马金奖”这走向盛世雍熙的万千“宠爱”。这一宠就是两千多年。

  长大有了茶意识之后的陈建明,早就与茶结下了不解之缘。先是应召入职新化茶厂做原辅材料收购工作,再是到安徽农业大学深造。从此,大凡分布在北纬28度线上的茶场、茶厂、茶亭、茶树、茶艺、茶种、茶人以及绿、红、黑、黄、白、青6大茶类,无不涉猎钻研。他先是读过了毛文锡的《茶谱》,后又埋头在了陆羽的《茶经》。从福建的福鼎、金骏眉到浙江的龙井、安吉白茶,再至云南的普洱、广东英德红茶、安化黑茶等等。他逐鹿“中茶”的历史烽烟,迷醉绵延万里的茶马古道,沿着“一带一路”走进了摩洛哥,西延北美欧洲,经雪峰山、杨木洲码头至宁夏、甘肃、西藏,再从祁连山北侧的河西走廊穿越茫茫戈壁、浩瀚沙海,一直伸向极目西天的内外蒙古,将渠江贡茶文明与生态划出一条横贯东西的分界线,使之傲世的古国文化在千里茶香中勃发出生机。

  茶道悠远,茶文化糅合了中国儒、道、佛诸派思想,独成一体,博大精深。

  渠江薄片是人类冷兵器时代最为恢宏的提神饮品,用其沉香持久游弋于华夏内外,为富庶而娇嫩的农耕文明呈现一杯包医百病的“茶水”。两千多年来,渠江薄片滋润了土地和农耕,滋润了定居和种植,滋润了房屋和庄稼,滋润了古道愁肠,让世界有了多数时间的和平与宁静,并延续着中华传统文化的脉动,呈现出——

        沉香的有机质地;

        圆通的思想光芒。

  渠江薄片用杀青、萎凋、捂堆、发酵的方法,按照古代贡茶的制作技术和工艺,在荒山野岭之上、天子山峦之间,用工匠、女人、男孩的滴滴汗水粘接而成。用生生世世的接力打造、绵绵无绝的永恒坚守,这才换来了“外圆内方”的智慧于安宁,这成本无法测算。因历史的蜿蜒曲折性,犹如中华民族的精神图腾:黄河、长江、长城、运河那样,无一不是一条弯弯曲曲的弧线。使人联想到绵延不绝、生生不息、高低起伏、时断时续,但它终究永不停歇、继往开来。

  多少年来,渠江薄片这张脸已然是一个简约的符号与明快的象征,关于它的大量传说,格外宜于被观看、被引用、被铭记。甚至刻成就木刻,做成浮雕宣传画,或以随便什么简陋方式翻印了再翻印,出现在随便什么媒介、场合、时代,均属独一无二,都有那股风神在,经得起变形,经得起看。陈建明就是这个时代的守夜人,是黑茶中孤独的思想者,贡献的还远不止于此。如《中国茶全书•娄底卷》就是他潜心修炼而成的一本《薄片传》与《茶魂史》,当然还有“天时”“地利”与“人和”。

  而今,“上梅红”已轰然屹立于湖湘茶林,渠江薄片已成为非遗产品,成为我们对先祖披荆斩棘功勋的缅怀与纪念;它是湖湘独一无二的存在。既是茶人古老遗村的无价之宝,也是梅山先民特定心理与情感的珍贵结晶。

  不知从何时开始,外国人到娄底来要体验三件事:吃三合汤、看古桃花源、品茗渠江薄片。当他们登上大熊山九龙池最高点的观景台时,一种“金风萧飒,沉香飘逸”的大好河山如期而至。

  渠江薄片,象征着一个梅山族群的意志与气魄,智慧和精神。

  愿渠江薄片成为光荣的文化使者,引领我们与“新化红茶”一起走向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