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湖湘名人网 >

由“支持”转向“引领”:社会工作督导本土化的经验

怀化市乡镇(街道)社工站督导项目  伍娟

(通讯员:周洁)作为社会工作专业督导,在理想层面上认为,我们可能要帮助社工解决的问题是涉及技巧的使用、伦理两难等问题,但实际上并非如此。我们的督导对象主要是乡镇(街道)社会工作者,他们的工作实际决定着我们的督导内容——下沉至最基层。事实上,我个人并没有太多的基层工作经验,但由于对本土人文地理特点较熟悉,又是土生土长的农村人,专业理论教给我的能力还是足够支撑自己去“共情”本土社工,也能巧妙站位于服务对象、尽可能“同理”。

督导工作至现在,借用个案会谈技巧之术语,我认为经历了从“支持性督导”转向“引领性”督导的过程,通俗来讲,就是从对社工的工作困境“包办式回答”转向“启发式回答”,这个转向事实上督导也发生着角色的变化:由权威转向协助。一开始接触督导对象,为了建立良好的督导关系,更多的是做支持性的督导:解决工作的两难、职业规划的不惑、专业前景迷茫、工作关系中的站位等问题,能建立良好的信任关系,甚至是工作者本身家长里短的倾诉,有效回应、给予情绪支持的同时也打下了沟通基础。

19084834437972039_5.png

乡镇(街道)社工站的工作者们,日复一日的面对着民政口子的若干事务,加之之前的工作经历、教育经历和专业训练的缺位,督导过程中的问题意识并不突出;因此被动督导的工作者居多,甚至为了督导而提出诸如“……如何开展一个好的小组活动”、“……怎样做好一个个案”等问题。事实上这类问题要说清楚,可能在高校的专业教学环节里,是要用一个学期甚至更多的学时来修炼的,凭一次督导,根本不能有效推动。于是在回答之前,我会尽可能的首先反问:你给谁做活动呢?他(们)有什么特点呢?你想达到什么效果呢?你选在哪里做活动?有哪些人可以帮助你?有人给你出资吗……启发式的发问,事实上就是在教工作者们学会去主动“分解”问题,分解开来的一个个小问题,就是我们评估此次活动的重要依据。

19091519128120698_5.png

生长于农村的经验,也使得我更好的能理解“人之常情”这个词。比如面对八十多岁老人执固于“重男轻女而导致家庭不和”这一问题上,我深知这一思想之根深蒂固,因此建议社工劝慰老人的家人做出退让;面对工作者去精神障碍对象家里家访时产生的害怕,我安慰她,不是她不专业、而成为社工之前她是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面对自己闺蜜的问题、工作者觉得很心疼闺蜜想发展成为个案,我忠告她“你的站位是闺蜜、所以你没法中立而导致你会预判失误”……

对于我的督导对象,更多的不是高大上的技巧的使用,而是鼓励工作者融入本土、接近现场。我会给大家讲“使用自我批露能拉近服务的距离”,也会补充一句“自我披露就是说说你自己的类似经验、告诉对方‘你不是一个人……’”我也会给大家讲“你的服务对象是谁、你就要站在他那个位置跟他对话……”因为我深知,乡镇(街道)社工站的发展,就是要立足于乡镇(街道)、站在老百姓的位置、用老百姓说得上话的活动、成为老百姓的邻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