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 湖湘名人网 >

永远的感恩 永远的痛怀

      几天前爱人叮嘱我,周二是妈妈的生日,我们一起回去看看……母亲已经离我们而去整整5年了,母亲的音容笑貌在眼前浮现,泪水盈盈,无法自抑。突然想给远方的母亲送一束康乃馨,让它时刻开放着守护着她;突然想捧起母亲的脸,一直凝望着,摸一摸那张经历了沧桑和苦难的面容;突然想跪倒在母亲的怀里,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哭出所有的思念和悲伤。她活着时从没享过一天福!是啊,她何曾休息好过—天!此刻思绪万千,超越了时空,又勾起了我对童年的回忆。想起了已经过世的母亲,尤其是,在艰难中,母亲对我那无私呵护的一个个片断,再一次在我眼前历历重现。

       母亲是严厉慈爱的。我们兄弟三个,母亲每天要求我们早起,给我们安排好事情。各自完成后且上学不允许迟到。暑假时,必须把暑假作业做好,同时干一些力所能及的农活,我们打猪草、放牛和老年人在稻场上晒稻子……母亲告诫我们干活不许偷懒耍滑,认认真真做事,老老实实做人。她常说:从小看大,三岁知老。当我们犯错误时,母亲从不轻易放过。母亲吃的是粗茶淡饭,从来不舍得乱花一分钱,把好吃的总是留给我们姐妹们。上师范后,学校伙食一般,每到放假一到家,母亲就会想尽法子为我改善生活,青香喷喷的米饭,垂涎三尺的青菜烧肉,然后风卷残云般一扫而光,这时母亲会露出开心的笑容。

       母亲是勤劳坚强的。母亲兄弟姊妹多,她在家又是独女,从小没上过学,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为家庭分忧。嫁给父亲后直到我出生都住在爷爷分给我们的一间小房子里,我们在当地又是外姓,在讲家族势力的年代,她们受过多少欺负、白眼…没有房子我们可以建;没有钱我们可以赚;我们有手脚…在我记事开始,家里住上了宽敞的土砖房,家里的条件也慢慢好转。想到母亲,挥不去的总是那样一幅图画:她拖着那廋弱的身影,在村头巷尾,挑着胆子,蹒跚前行,回到家又要忙前忙后。我清楚的记得母亲被查出胶质瘤的前一个月还在给人家批烤烟,每天五点多起床,晚上10点多才回家,每天赚70块钱,那段时间总说头痛,我和妻子几次拉她去医院检查,她总说,过段时间再看看、再看看…现在回想起来,我们一直懊悔不已,母亲患病应该两三年前就有症状的,为什么我们没发现,我们只顾自己,根本没有关心母亲,从小开始只有向母亲索取,从来没有顾及母亲的感受,即使她有病住院期间,人瘦了很多,但还是乐观坚强着,只是为了不让孩子担心。母亲在做完第二次手术后一直头疼不已,一天晚上,她把我推醒,她喃喃的对我说,崽啊,妈妈这次挺不过了,睿崽、晓晓她们还小,我不能给你们带了……母亲患胶质瘤一年中连做两次开颅手术,这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事。2015年临近国庆节的时候再一次复发,母亲躺在床上呆呆的看着我,欲言又止。妈妈,我们再陪您去长沙做手术…不去了、不去了,不要再浪费钱了。

      母亲是孝顺善良的。母亲对待爷爷奶奶非常孝顺,每当家里做点好吃的都要我先送给爷爷奶奶,还记得在爷爷病重时住在我家,妈妈多次叮嘱我,在工作之余多回来看看。记忆最深的是对待外婆,外婆常年生病,仿佛妈妈是外婆的独苗一样,总是妈妈一人照料,妈妈老是讲,我可能要走到你外婆前面,外婆去世不到一年,妈妈也走了。妈妈对待她的姊妹也掏心掏肺,可在她病重时,亲情都离她而去了,妈妈在世病重时曾对我说,哥哥买烟“何瓜”不朝我们屋门上过了,只因妈妈做手术开口向他借过钱。妈妈在对待邻里也非常真诚善良,方圆十几里的人提到我母亲,没有一个不竖起拇指称赞的。妈妈经常教育我们,在外边不要惹事,和别人相处多关心别人,多体贴别人。不管是亲人,还是朋友,她都是这样。

    自从那年母亲病后,我们全家人都失去了往日的欢颜,我们家里再也听不到往日欢声笑语,每个人的心里都装着一块重重的石头。经常夜半梦中惊醒,泪水涟涟。梦里边的母亲还是那样健康,那样爽朗的笑,母亲还是我原来的母亲。母亲就像一座山,支撑起我们这个家,支撑着我们家里的每一个人。有了母亲,就有了安全,有了依靠,再大的磨难,我们都不会感到不安。可是母亲病倒了,就象那座山塌了,我们每个人心里都感到恐慌,压抑,忧愁。当一次次给母亲治好病的希望破灭的时候,当我们全家陷入极度困境的时候,当母亲选择逃避折磨自己的时候,我们只有望着她叹息。然而,我多么地希望奇迹能在母亲身上发生!多么希望母亲能够看到阳光,重新露出那爽朗、慈祥的笑容!

       在我的记忆深处,母亲总是那样的朴实,洁净,勤劳和匆忙,还有最爱开玩笑。最忘不了的便是母亲那爽朗的笑,每天不论有多劳累多辛苦,遇到怎样不顺心的事情,都见母亲笑着,笑的那样从容,自信,真实。却怎么也想不到一向善良、信佛慈悲的母亲,因为儿女、因为生活、因为她所担心的一切而一病不起。是我自己不争气带给了母亲沉重的灾难还是因为我们不够团结而上天对我们做的最大的惩罚?那时每每想念母亲,却又怕回家看到母亲,怕听到父亲的喉咙里哽咽着绝望的叹息,怕看到母亲那冰凉的眼神和憔悴的面容。我从不相信母亲会得这种病,我不相信一向刚强的母亲会被命运打倒,每天都企盼着奇迹发生,回忆从前当我们轻轻来到她床前,俯身喊“娘”的时候,她能痛快的答应着,用手轻轻抚摸着我们的头、我们的手,就像我们还是她的婴儿,依旧清晰的叫着我们的乳名,她脸上依旧露出依旧慈祥、阳光般温暖的笑容。

      多少次见到您,您就是不说话;多少次大声的呼唤您,把您的儿媳、孙子从梦乡中惊醒…多少次提笔想为您写的什么,泪水总是控制不了;多少次我在想,儿子要是再心细点、早一点发现,您现在一定会没事;多少次我在想,如果我有出息一点,让您过上好的生活……

       九泉之下的母亲,儿子已经没有了报答您的机会!只能借助这篇文字来寄托我中秋节对您的思念。永远活在心中的妈妈呀!如果有来世,我愿意再做您的儿子,来报答您的养育之恩,报答您的似海深情。谨以文此献给我那至亲至爱的母亲。

  我们永远思念您!

  我们永远爱您!

  我永远爱您!

       (唐华文)